六百七十九章:终战(37)-我能看见战斗力-
我能看见战斗力

六百七十九章:终战(37)

    弥锦脸色大变,扭头对着风媒下令道:“快去兽谷查看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便听到一声凄凉鹤唳响彻云霄,那声音像极了弥氏那头焰琉炎羽鹤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唐氏族长唐志和暗雷堂主唐左乘着云辇升空,与峡谷涯上的众人遥遥相对,站在族长唐志身后的暗雷堂主突然开口嘲讽道:“不得不佩服弥氏的胆魄,竟敢将族地建在火山之侧,今天本座就想看看,休眠千年的火山怒焰,能不能破了弥氏的南岭大阵!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弥氏武堂首座弥海怒声道:“兽谷虽是火山,但已死去两千年,唐氏还有能力起死回生不成?”

    唐左冷笑一声不再言语,对弥海这种愚蠢的自信他根本不屑于回应,这座火山两千年不曾爆发弥氏便以为它死了,却从未想过。

    对于一座亘古便已长存的魔山来讲,几千年不过是一次沉眠的时间,如果没有人打扰,或许这座火山真的还能“死去”好几千年。

    但若是对其进行挑衅,这座龙州最古老的火山便会提前苏醒,让南岭近距离感受一次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为什么给唐耀的密令中只需要栽种好神木梧桐就行,却只字不提南岭大阵。

    因为从一开始这事就不需要担心,只要神木梧桐将这座沉眠已久的火山唤醒,弥氏的南岭大阵,便会不攻自破!

    石破天惊的巨大声响自兽谷中心爆发,暗红的岩浆在滚滚的黑烟的裹挟里喷涌而出,轰隆隆的巨大声响向四周层层的压去,烧的通红的岩石被推到高空又疾驰落下,在烟幕的空中留下千万条火红的划痕,犹如一颗颗巨大的流星坠地,熔岩撞击在南岭各座山岭,恍若末日。

    而南岭大阵便是这末日中唯一的光,不论是岩浆或是巨石,撞在光壁上皆是被弹开碾碎,只是每承受一次攻击,光壁便荡起一阵涟漪。

    这是承受了巨大伤害后所产生的波纹,而这样的波纹,出现在光壁的每一处。

    此时的南岭被尽数笼罩在黑烟之中,整座兽谷更是变作了一团火焰,凶禽、灵鸟在天上无助的扑腾着羽翼,看着栖身之所化作一滩火海。

    最倒霉的就是想要合身火树梧桐的弥阳,身处兽谷火沼正中心的他承受了火山最猛烈的喷发,两百丈高的火树梧桐在岩浆之中开始焚烧,弥阳连第二次喷发都没有撑到,便被喷涌的火山焚成了一段焦木,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联军的武宗们慌了,面对犹如末日的天灾,他们想起了自己还未转移的族人,若是南岭大阵被破,面对这样的天灾,岂不是要被灭族!

    眼下他们哪还有关注唐氏的力气,飞身而起便朝黑烟中暴射而去,口中还大吼道:“快随我一起抵挡火石,绝不能让南岭大阵被破!”

    凶境武者的强悍在这一刻显露无疑,从天而降的一颗颗飞火流星,不是被击成碎石便是被斩成数块,极大减轻了南岭大阵的压力。

    联军武者固然勇悍,但火山喷涌更是无情,本以为刚刚那就是最猛烈一次爆发的兽谷再次咆哮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除了化作流星的容颜之外,还有一条冲天而起的炎河,犹如悬挂在天上的瀑布。

    也许面对熔岩流星联军的武者还有办法抵挡,但这火河浇灌下来,便是弥氏的本脉武宗撑起青木战体也承受不住,南岭的大阵随着大地一起在摇晃,面对飞檐效果拔群的光壁在面对岩浆时的表现便不尽人意了。

    极致的高温与重量让岩浆在从光壁滑落的过程中依旧伤害着光壁,那惊人的热量让南岭大阵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场恶战,没想到唐氏这边却有如天助的来了一场火山爆发,幸福来得太突然,让唐氏一方的凶境武者都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而领袖的作用,便是在下属无措施下达命令,所以云辇上的唐志扬声道:“盟军所部听令,立即退出南岭范围,躲避天灾!”

    嗯?退出南岭范围??

    难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趁他病,要他命么?

    火山在南岭一侧爆发,不正是给他们制造了最好的出手时机么?

    带着这样的疑惑,联盟的武者们小心的撤离,唐氏的本脉武宗们撤得尤为慢,一步三回头的模样满是不舍。

    对待敌人其实没什么仁慈好讲,对这群职业武者来说,这个时候就算不能上去鏖战,丢几个合击过去也好阿,但族长的命令终归是最大的,哪怕心中再不舍,也只能随船离去。

    唐氏的三条大船又退出了十数里,到达曾经西陵的南境,望着南边那片被笼罩在黑云里的山谷,船上众人具是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神武军统领唐羿横竖都想不通,便出声问道:“族长,为何不乘胜追击,若是派顶尖武宗从另一边压上去,定能打弥氏一个措手不及!”

    就像弥氏武宗不太怕那火焰流星一样,唐氏的武宗也不怵这有如末日的场景,反而觉得能在火幕中战斗或许能成为一声的谈资。

    也许族长唐志是不太了解族内顶尖武宗的实力,所以他觉得自己身为神武军统领,有必要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“羿统领敢战的决心我已了解,但此时不管是家族武者还是盟军都不适合踏入南岭地界。”唐志对唐羿解释道:“刚刚两次喷发只是开胃小菜,这末日般的场景怕是要持续好些时日,先让火山消耗他们,等到黑云散去,我们再战不迟。”

    一座被唤醒的火山会喷发多久谁都说不准,或许是几个时辰,或许是几天,甚至可能持续数年。他们实在不用急于一时,因为听到他们从北山纠结大军反攻南岭的消息,以弥锦的性格一定会将所有联军世家族人聚集在主峰之中。

    一来是为了保护他们,二来也是为了防范阵前各族有什么突然的变动,但这样一来也意味着弥氏联军毕竟要护卫南岭大阵,因为他们所有的族人都在南岭大阵的庇护下,如果阵碎了,光是笼罩南岭的黑黄毒气都够杀死近半族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