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6章 江枫的杀意-天才纨绔-
天才纨绔

第696章 江枫的杀意

    无眉道姑杀机涌动,周宗主何尝不是杀意昂然。

    无眉妩眉,从这两个名字的关联来看,就可看出彼此之间的关系匪浅,是天生的死对头了。

    即便自知以自己的修为,不会是无眉道姑的对手,可是周宗主对无眉道姑的杀意,仍是丝毫不减,以一种极其悍然的姿态,与无眉道姑拼死一战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人影倒下,死去的人越来越多,一具具尸骨横陈,所有的人,都是杀红了眼睛,杀的失控,除了将对手杀死之外,再无其他的念想。

    而在那混战的人群之中,却是有四道人影,特立独行,分外的显目。

    众人混战,那四人,却是如同闲庭散步一般,不紧不慢的走在那混战的人群中,谁也不得靠近,也没办法靠近。

    那是四个老者,一个个白发苍苍,四人越过混战的人群之后,举步朝着忘情道宗山门之内行去。一路所过,无人可挡!

    “那是?”战斗之中,周宗主一眼看到那四个老者,瞳孔立时收缩。

    即便距离尚远,但周宗主都是自那四人身上,感受到了磅礴而强大的气息,四人的气息截然不同,有的厚重,有的阴邪,还有的则是极其的阴暗。

    “这些老怪物,怎么都来了?”周宗主的心中,悄然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无眉道姑在见到那四人的时候,则是古怪的一笑,问道:“周妩眉,那四人,你可认识?”

    周宗主默不吭声,不断出手。

    无眉道姑悉数将周宗主疯狂的攻击接下,如数家珍一般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很聪明,不可小觑,想来是有做过功课,是认识他们几个人的,不过我还是向你介绍一遍,好叫你记的真切一点,那四人,分别是邪情宗的戴默新,合流宗的伍余元,黑水宗的顾孟平以及云南宗的蔡天凡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话语微微一顿,无眉道姑接着揶揄不已的说道:“哦,差点忘记告诉你了,四十年之前,他们可是都有参与围攻忘情道宗的,如今往昔光景再现,是不是别有一番滋味呢?”

    周宗主面色涨红,气急攻心,明知道无眉道姑是在故意叫她生气,可是她根本没办法不生气。

    那些为了守护忘情道宗而死去的前辈,构织了一份血海深仇,忘情道宗从未忘记,她周妩眉,从未忘记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该死!”周宗主终于开口,恨声说道。

    无眉道姑桀桀一笑,说道:“天真,幼稚,无知!”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!”周宗主身上气息陡然暴涨,如疾风骤雨般的猛攻向无眉道姑。

    见状,无眉道姑眉头悄然一皱,她提起旧事,为的是刺激周宗主,好尽快将周宗主给杀了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那份仇恨,那份悲痛,竟然全被周宗主化作了力量。

    尽管修为境界的差距,并非是那么容易所能弥补的,但这般情形下的周宗主,她要想将之杀掉,也必然要大费周章。

    而无眉道姑,可是不想大费周章,因为她的目的,并不是要杀周宗主,杀周宗主只不过是顺手罢了,要是变成了本末倒置,那却是与她此来的目的不合了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难缠啊。”无眉道姑略有些无奈,一掌拍出,将周宗主逼退,然后不等周宗主再一次出手,人影已然尾随着那四人消失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周宗主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,眸中浸出了一声血色,她终于知道这些老怪物为何会齐齐现身了,原来他们所打的是灵玉古树的主意。

    她很想追上去,但是她不能,否则的话,那仅存的忘情道宗的弟子,面对那杀红了眼的各方势力,必然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而到了那般情况,就算是最终保住了灵玉古树,忘情道宗也是名存实亡了。

    灵玉古树重要,还是门下弟子重要,这看似是一个两难的抉择,但周宗主却是很快就下定了决心,就算是失去了灵玉古树,她也要将忘情道宗的众弟子给救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暗的山洞之中,一道人影,如狸猫一般,悄无声息的快速前行,却正是那以一种出人意表的方式主动舍弃了一个名额的薛武吉。

    薛武吉并不知道那所谓的秘境入口,其实是一个天大的阴谋,在那里边,葬送了两条人命,而茅宇飞和宋哲,也是被困在了里边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不知道,对于放弃进入秘境,薛武吉都是不曾有丝毫的后悔,因为他这一次来忘情道宗,明面上是为进入秘境而来,实则,却是为了另外一样东西而来,那就是灵玉古树。

    “哼,秘境之内,情况难料,进入其中,生死未卜,为了莫名其妙的秘境,我邪情宗一代代牺牲,却从未收效到什么成果,又是何必?”薛武吉心中想着。

    “那灵玉古树,可助人修炼,等我邪情宗拿到灵玉古树,将来一统各方势力绝非难事,还不如索性做一方土霸主,来的逍遥自在,何必为那虚无缥缈的秘境,争破了脑袋?”薛武吉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薛武吉的想法很务实,他所追求的是眼前所能得到的利益,这份利益,或许无法和进入秘境相比,但是,风险也是相对应的降低,在薛武吉看来,这绝对是一笔合算的买卖。

    “老宗主与我里应外合,忘情道宗差不多该完蛋了,那几个宗门中的精英,想来也该死的差不多了,在老宗主将那些人拖住的这段时间,我必须要尽快将灵玉古树得到才行。”薛武吉眼神闪烁,打着各种算盘。

    面前一扇石门,挡住了薛武吉的去路。

    薛武吉看一眼那石门,眼前一亮,喃喃自语道:“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石门非常的厚重,与山体连成一天,严丝合缝,但摸索了一阵之后,薛武吉还是找到了开门的开关。

    石门缓缓打开,不等石门彻底打开,薛武吉就是人影一闪,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入内之后,薛武吉脚步略一停顿,等到视线逐渐适应之后,才是四下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,薛武吉的神色就是微微一变,在他的视线之中,竟然是看到了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难道有人比我先来一步不成?”薛武吉很生气,他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要是在放弃了进入秘境的名额的情况下,还被人捷足先登拿走了灵玉古树的话,他简直要去一头撞死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薛武吉盯着那道人影,快速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在叫我?”江枫回过头来,打量着薛武吉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是……江枫!”薛武吉盯着江枫,看了又看,隐隐觉得有点眼熟,很快就是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尽管没有见过江枫,但发生在莲花山古武遗迹之事,却是足以让江枫被邪情宗所惦记,薛武吉身为邪情宗的宗主,自然是对此颇为留心。

    “居然认识我。”江枫一笑,然后说道:“你是为灵玉古树来的吧?”

    周宗主在升天丹练成之时,来不及服下就离开,江枫这两日时间却也没有闲着,对外边的情况,也是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只不过江枫并未出面,江枫不出面,一方面是他不想介入那些纷争,二来,则是因为灵玉古树之故。

    灵玉古树何等珍奇,便是他都是大为心动,就算是不抢到手,却也不会任由别人占为己有的。

    再者,周宗主大大方方的与他分享灵玉古树,就算是并没有提出什么要求,江枫也是要小小回报一番的。

    江枫问薛武吉是不是为灵玉古树而来,是因为他有看到周宗主带着薛武吉五人前往秘境的入口,那入口的山洞,江枫也曾跟了过去,但是,很快江枫就断定那并非是真正的入口,看都没看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原本本该进入秘境入口的薛武吉,出现在了这里,不用想,只能是为灵玉古树而来的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薛武吉并不否认,他说道:“告诉我灵玉古树在哪里,我或许可以考虑留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薛武吉四下寻看,没有看到灵玉古树,江枫为什么在这里他也不去关心了,但江枫在这里,摆明是与周宗主有所关联,说不定会知道灵玉古树在哪里,如果江枫告诉了他的话,刚好省掉了寻找的时间。

    闻言,江枫莞尔一笑,薛武吉眼睛微微眯起,说道:“怎么,你不相信我的话?你江枫的各种资料,我可是清楚的很,你年纪轻轻,就是拥有不俗的修为,也算是不错了,要真杀你,我还有点于心不忍,索性跟你做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很动听很动人,可惜我拒绝。”江枫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死吗?”薛武吉眼中精光一爆,继而说道:“怕就怕你死了还不够,燕京江家,也要为你所连累,我奉劝你一句,最好是想清楚再说话,莫要自误。”

    薛武吉语气高傲,颐指气使,但这话一出,江枫脸色便是一变。

    燕京江家,向来是他的软肋,任何人都不得染指,可这薛武吉,竟是拿江家来威胁他,完全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杀了你之后,我再去把邪情宗给灭掉,我想,那般一来,我江家应当可保平安无事了吧。”江枫缓缓说道,杀意滔天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