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9章 急诊男女22-快穿:这个女配很邪门-
快穿:这个女配很邪门

第699章 急诊男女22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云初很准时的出现在了牧流星的病房,同时还带了晚餐过来。

    管家见云初是提着东西过来的,看云初的目光变的有些微妙,但他也没说什么,很主动的就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云初见管家突然就这么上道,也是相当诧异。

    这管家都走了,保镖自然也不会站在那里当电灯泡了。

    云初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床头柜上,一边打开一边说道:“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就随便买了点,你要是不喜欢的话,明天我帮你换别家。”

    牧流星抬眸看了一眼云初,他到现在为止,还没仔细看过她,其实阮云初长得很不错,要不然,也不会被大家叫冷美人了。

    纵使云初不施粉黛,但是气质依然很冷艳,这种冷艳,让云初就显得更加成熟了,与牧流星这样的花美男站在一起,怎么看都像是姐弟,毫无感而言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根本就不用为我做这些。”牧流星冷冰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做什么,要为谁做,那是我的自由,你收着就是了,哪来那么多废话。”云初不乐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云初第三次说他废话多了,别人都觉得他话很少,特别安静,就她,总觉得他废话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为我做这么多,是想跟我在一起吗?”牧流星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肯为一个没什么关系的男人做这做那,唯一能解释的,那就是这个女人喜欢这个男人,想和这个男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云初看了牧流星一眼,哂笑道:“我没兴趣和一个小孩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她可不想走出去的时候,被误认为是家长带着孩子出门。

    牧流星的小脸蛋长得这么嫩,原主又显得这么成熟稳重,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对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我做这些干什么?”牧流星这次没跟云初发脾气,而是真的很想知道,她做这些事情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想和他在一起,又不喜欢他,那她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干嘛。

    “闲的呗。”云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,“不过,你要是真想要一个理由的话,恩……我觉得你挺可爱的,想认你做干儿子。”

    云初很随意的给了一个理由,从这几天接触来看,牧流星这个人的疑心挺重的,不然他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的问云初为什么要做这些事了。

    问的多了,云初也烦,干脆给他一个理由好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理由给的,可以说很不走心了。

    牧流星脸上的神色复杂难辩,这种理由,鬼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年纪也不大吧。”牧流星很不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任谁听到,一个年纪比你大不了多少的人,说想认你做干儿子,都不会高兴吧,摆明了是对方想占你便宜啊。

    “年纪是不大,不过比你大就是了,当你干妈,绝对妥妥的。”云初对着牧流星竖起了大拇指,一副我绝对能够胜任的表情。

    要是可以爆粗口的话,牧流星此时真的很想说妥你大爷,但是从小的教养摆在那里,这话他是说不出口的,所以只能用眼神表示着他内心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喜欢吗?”云初眨巴着眼睛问道,“我可是很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牧流星:“……”喜欢你大爷啊,鬼才会喜欢,而且我并没有看出你哪点是认真的,你是想认真占我便宜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看牧流星的小脸蛋,已经由红转青,云初想到他还生着病呢,这样气他也不太好,所以用商量似的语气说道:“既然你不喜欢的话,那就认你做干弟弟吧,这总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牧流星此时真的很想喷一口老血,她那副我做出了妥协,已经很吃亏的表情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最吃亏的是他好不好。

    就算他年纪小,也并不想认一个奇怪的女人做干姐姐。

    她脑子真的没问题吗?

    “你要是那么想要干弟弟或干儿子,不会叫你妈或者你自己生一个吗?”牧流星实在气不过了,出言怼了云初。

    云初抱着胸,摇了摇头,叹气道:“你傻啊,这能一样么,这要是我自己生,那还能叫干的么,那就是亲的啊,你们学校的老师没有教过你这些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牧流星怒道,这种常识性的东西,根本不用学校老师教,他也是知道的,云初这明显的是在鄙视他没脑子嘛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没有,你突然叫那么大声做什么,你们学校老师都是干什么吃的,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教你们,你这上的什么学啊,白白浪费了大好光阴,真是可惜。”云初啧了啧嘴。

    牧流星:“……”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?

    “既然你没有意见的话,那以后你就是我弟弟了,姐姐会温柔对待你的。”云初自顾自的就把这关系这么定下来了,丝毫不考虑牧流星的意见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云初,毕竟这没个关系,还真挺不好接近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意见。”牧流星赶紧说道,他可不想和云初突然就有了这么奇怪的关系,而且她后面那句话,听着也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意见驳回。”云初淡淡的扔出了四个字,完全没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俩的关系,全是她自己一个人说了算是吧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好好听别人说话。”牧流星已经气的脸完全黑了,他此时完全忘记了,在遇到云初之前,他是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,可是现在竟然会因为云初的一句话而气的忘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没听你好好说话啊,我不是有好好回答你么,就你一天废话多,行了,先把这个吃了红豆糯米糍吃了吧,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云初递过去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她其实也不知道牧流星喜欢吃什么,而且像他这种少爷,平时山珍海味肯定没少吃,所以就买了点街边的小吃给他,让他尝个鲜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没说什么话,怎么又说他废话多。

    还有这个红豆糯米糍是什么鬼,他才不想吃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。”牧流星生气的扭过头,发起了脾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