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九十七章 活跃气氛-花都最强神医-
花都最强神医

第六百九十七章 活跃气氛

    他觉得杜小玥说的很对,自己不应该用自己的意志来主导杜小玥去完成一些事,他自己需要修行,可杜小玥也需要。

    他要找寻父母的线索,杜小玥也需要。

    而且,他有石塔,修行时间是外界的二十倍,按理说,要是只是为了完成心愿的话,那就更应该他去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小玥,如果你不愿意的话,那就算了吧,咱不考大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考就不考了吗?”杜小玥有些气愤的看着他,“那我这段时间的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,现在沈老师,钟爷爷,秦阿姨整个药堂甚至整个城中村的人都知道,杜小玥现在的成绩很好,很可能考进最好的大学,我每次放学回来,邻居都会说,要是我考上了,他们都很有面子,以前我成绩差也就算了,可现在说不考就不考了吗,我该如何跟沈老师交代,你知不知道她这段时间对我有多照顾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不是不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有说过我不愿意吗,我只是说你太自私了而已!”

    “小玥,我”楚夜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杜小玥眼眶有些湿润,她轻声道:“或许我也自私了点,我知道你现在事情很多,可我还是希望你和我一样,能够一起考进最好的大学,爷爷以前经常打你,还不是因为恨铁不成钢,他希望我们将来都能考上大学,可你偏偏不乐意学习!”

    楚夜叹了口气,他哪是不乐意啊,当初家庭的情况本来就拮据,要是两个人都考上了大学,那老头子的负担得多重?

    杜小玥继续说道:“你也说过,这是爷爷的心愿,是他想看到的,可我们现在,不是没有任何关于爷爷的消息吗,我们找不到他,也不知道去哪里找,如果爷爷好活着,你说,远在天边的他,知道我们都考进了最好的大学,他他,会不会回来,回来看看我们?”

    说完,杜小玥的眼泪已经是簌簌而落。

    杜小玥和楚夜一样,从小没有见过父母,对于父母,或许没有太深的感情,只是因为血缘关系,或者只有一股执念,想见见他们,可对于老头子,却有着不一样的感情。

    生之恩不如养之情,朝夕相处了十几年,既然没有血缘关系,杜小玥对于老头子的感情,也丝毫不比楚夜少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楚夜缓缓走出杜小玥的房门。

    杜小玥泪如雨下,虽然她一直没说,可是她真的很想念爷爷。

    杜小玥看着楚夜的背影,心很疼,最后,楚夜也只是说了一句,我明白了,就没有下文了吗?

    可是,当楚夜走出门的时候,却忽而站住了,他深吸了口气,然后转身道:“小玥,明天帮我买一套高中三年所有科目的书籍。”

    杜小玥失落的脸上,顿时出现一抹喜色:“楚夜你,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是呢,万一真如你所说,我俩都考上了最好的大学,老头子会回来看看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明天就帮你买!”

    杜小玥擦干净眼泪,便跑过来,飞快的在楚夜脸上亲了一口,然后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至此,楚夜才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,要让老头子自己出现是多么的困难,当初小玥一个人过的那么艰难,老头子都没有回来过,更遑论是现在。

    但楚夜最后还是答应杜小玥了,万一万一让杜小玥说中了呢?

    退一步讲,楚夜现在也算是在帮杜小玥完成心愿,而且这对于楚夜来说,似乎也并没有太大的影响,他有石塔,石塔内的时间,完全可以弥补他大学的时间。

    再者,成为了云州大学的学生,以后在云州查一些事,应该也会更方便些吧。

    楚夜是这么想的,因为有关他父亲的消息好像被封锁了,没那容易查。

    楚夜回到房间,第一时间就进入石塔了,不过他没有立即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他盘坐在祭坛之上,在思考有关老头子的事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一直忙活,没有时间考虑这件事,今天杜小玥提及,也让他的心不太平静。

    在全真道的时候,范允说过,因为当初在某个秘境的事,让楚临和俞妙恒产生了矛盾,俞妙恒为了得到勾陈宝箓,更是拿楚夜的父母来威胁楚临。

    楚夜自语道:“俞妙恒威胁老头子的时候,那时候我已经出生了,按时间来推算,这个阶段,我爹的夜组织,应该已经遭到了云州各大宗门的围杀,如此说来,俞妙恒他并不知道我父亲的事,而且他根本不知道我父亲是谁!”

    楚风可是云州第一天才,二十岁的金丹修者,在俞妙恒威胁楚临的时候,楚风应该更强才是,而当时的俞妙恒,也不过是凭借一枚丹药,刚刚踏入金丹境界,所以他绝对不是楚风的对手!

    所以,楚夜凭此来判断,俞妙恒不认识他父亲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对于外人,老爷爷是只字不提我爹所做的事,难道说我爹做的事,连老头子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赵硕跟楚夜说过,他在夜组织的那一段时间,楚风都没怎么和家里人联系,可以想象,在楚风夜组织成立之后,他都没怎么跟楚临联系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我父亲所做的事,存在一定的危险性,怕遭到人的报复?”

    楚夜目前只知道他爹建立了夜组织,说要拔出黑暗里的祸端,但具体在做什么,楚夜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爹这边的事暂且不管,现在基本能断定,我爹的事,跟俞妙恒没有半点关系,俞妙恒只和老头子有牵连。”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楚夜现在还不太明白,老头子曾经承诺过,绝不再暴露修为,当初因为赌场的事,不得已暴露修为之后,到底是他自己选择了离开,还是有俞妙恒的逼迫?

    这个,或许只有俞妙恒知道了,但楚夜现在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,他和俞妙恒的身份地位,以及修为都不对等,所以不可能从俞妙恒那里得到真相。

    只等有一天,楚夜可以凭借修为碾压俞妙恒,或许那时候,俞妙恒才会说出真相吧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没有真相楚夜也得去一趟龙虎山正一道,当年的事,他必须要找俞妙恒,讨个公道!

    “喂!你一进来就坐在这里发呆,想什么呢?”吞妖鼠在一旁观察了很久,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楚夜的心神被拉了回来,当即瞪了一眼吞妖鼠,道:“作为你的主人,你觉得我有必要事无巨细的都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“啧啧,主人?当初某人可说的好听,说是什么战斗的伙伴,唉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!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看样子你对我成见很大呢,如此来说,我给你准备的食物,也不必拿出来了?”

    闻言,吞妖鼠顿时一愣,一张鼠脸表情极为丰富,半天才尴尬的笑道:“别生气啊,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,大家是伙伴,总不能见面就死掐吧,总还是需要一点活跃的气氛。”

    “你活跃气氛的能力,倒是差劲的很!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承认我差劲,话说,你给我带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楚夜一挥手,储物袋中的食品便如小山一般推挤在祭坛之上,什么薯片啊,鸡爪啊,干果啊,辣条啊,鸭脖啊,酱牛肉啊应有尽有!

    楚夜知道吞妖鼠食量大,还特意在超市进进出出了十来趟,毕竟购物车没有那么大,一次性买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他都是先买一次,然后回到车里,把东西放进储物袋之中,然后再去超市买。

    东西虽然多,但是很便宜,这些东西的价值,比不上一盘异兽所做的菜品的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,异兽的肉呢?”

    对于吞妖鼠来说,普通食物,只能满足他的食欲,对于修为没有任何帮助。

    楚夜道:“哪儿那么容易搞到异兽,就这些,爱吃不吃!”

    “就吃这些,我的修为什么时候才有进展啊!”

    楚夜道:“你在石塔内呆的时间不短了吧,祭坛上灵气充裕,难道你的修为就没有一点进展?”

    “几乎可以说,没有进展!”

    “你丫肯定是天天在里面睡觉了!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算睡觉,也能吞纳灵气啊!”

    这话一下子就把楚夜噎住了,半天才感叹道:“妈的,这就是上古大妖族群吗,真是变态的天赋呢!”

    睡觉都能吞纳灵气,那可就是无形间的修炼啊!

    “我有时候都在怀疑,你丫到底是不是吞妖鼠!”

    吞妖鼠可是上古大妖族群,能和龙凤比肩,这样的族群,天生就是上天的宠儿,不但寿命长,有着传承记忆,而且修行的速度,比人族也是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但吞妖鼠的修炼速度,实在令人费解,他在乾罗山脉也有些年头了,于无形中修炼,也不该只是这样的修为啊!

    吞妖鼠拆开一包酱牛肉,边吃边说:“别说你了,我有时候都在怀疑,我是不是假的吞妖鼠,按理说我的修行速度不该这么慢的,难道是传承记忆里,漏掉了某些重要的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