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4章 幽怨-邻家美姨-
邻家美姨

第664章 幽怨

    张三走进我办公室来,问我,“梦春呢?城北那客户找她呢,说要什么资料,可她电话也打不通,急的我是焦头烂额的。你说这姑娘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呢?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才想起来,昨天她和羽灵吵了架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她辞职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张三一愣,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昨天我走之前,她不是还在呢么?”

    “就下班那会儿,羽灵来了,她俩闹了点别扭,话赶话的,她就辞职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张三不解道,“她和羽灵?她俩熟么?这八竿子打不着的,闹的什么别扭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,你跟那客户联系一下吧,看看具体要什么资料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”张三说道,“不过,梦春这事儿,你不会打算就这么算了吧?人那姑娘多好,这一天操多少心,我看比你这老总还上心呢,你不会真把她就这么辞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你别管了,我处理吧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张三说着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那里,有些犯愁,要知道,祁梦春这姑娘本来自尊心就比较强,出了这样的事儿,估计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好劝回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不是让我感到棘手的主要原因,主要的原因,还是因为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这层变化,让我和她的内心都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虽然她从三亚回来的时候说了,恢复我们以前的那种关系,像从前一样。

    可我早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,不可能和从前一样了。

    有了那样的关系,她潜意识的会认为她是我的女人,所以昨天她才会因为羽灵说她是我女朋友,而醋意大发。

    甚至,都没有克制住自己的情绪,当场就爆发了。

    我想,如果我们没有发生那样的事,她就算真不高兴,也不至于当场发作。

    所以我担心,就算我劝她回来了,这样的事儿,很有可能还会再发生。

    可话说回来,平心而论,就像张三说的,祁梦春这姑娘确实对公司尽心尽力,真拿公司当她自己的事业来干,加班比我都多,而且又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加入了我,帮助了我,我又不可能真的就这么让她走了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我还是决定去挽留她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我下楼去吃了个饭,然后给祁梦春打了电话,可电话依然处于关机的状态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是故意的,便开车去了她家里,她自己买了一套公寓自己住。

    我在外面敲门,过了一会儿,传来了祁梦春懒洋洋的声音,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我说道,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秦总,我这会儿不方便。”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在门口等你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等我干嘛呀?”

    “等你回去上班啊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记性这么不好?昨天发生的事儿记不住?我已经辞职了,不,确切的说,是被扫地出门了。”祁梦春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生气说的话也能当真啊。”我笑道,“行了,别赌气了,快开门,我和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已经决定了,我不会再回去了,感谢秦总您的知遇之恩,给了我那么多信任,让我能觉得自己干了一番事业……您走吧,没什么好谈的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哽咽的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不谈工作的事儿,谈谈咱俩的事儿行么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俩……在三亚的时候,不是已经都说好了么?”祁梦春说道,“再说,您这不是也已经找好下家了么?咱们还有什么必要谈么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谈谈你离职的事儿行么?”我说道,“你怎么着也算是公司的元老了,你就算真的要走,我也得给你点什么,对吧?”

    “真不用了,秦总,我跟着您干,是欣赏您这人儿,不是图什么的,”祁梦春说道,“您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开门,那我就一直在这儿等着了啊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她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我在门口抽了一支烟,她依然没有开门,看样子是不会开门了,我便掐了烟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没想到门却忽然开了。

    我这才走了进去,看到祁梦春穿着一件睡衣,眼睛红肿,明显是刚哭了。

    可让我意外的是,她却化了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刚才在化妆?”我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头,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刚哭过,又化妆……为什么呀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最后一面,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不好看的一面。”她喃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真要跟我诀别呀?”我笑道,“再说,我又不是没见过你素颜的样子,也很漂亮啊,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坐在了沙发上,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指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坐在了对面的沙发,看着她,说道,“梦春,昨天的事儿呢,是我不好,羽灵她……可能当领导当习惯了,不太适应咱们公司的企业文化,说话有点尖锐,我替她向你道歉了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祁梦春幽怨的说道,“她都是您女朋友了,也就是公司的老板娘了,这老板娘骂两句伙计,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么?道什么歉呀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笑,“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?行了,我知道你其实是生我的气,觉得我当初在三亚拒绝了你,可回头这么快就找好了女朋友对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您自由,我可没胆子干涉。”祁梦春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实话告诉你吧,我和羽灵那是假的,是做给她家里人看的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祁梦春一愣,眼前一亮,脸上像打了一束光一样,看着我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我说道,“她来找我就是让我周五去她家给她家人演戏呢。”

    她听了以后,尽管在努力控制自己,可笑容却怎么也藏不住。

    而我,却陷入了忧虑,因为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我拿出手机,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犹豫了片刻,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是秦政吗?”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,是我,您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雅婷的妈妈。”她说道,“秦政,我想见见你,行么?”

    我一愣,“阿姨,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现在,就现在!”她一副十万火急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心里咯噔一声,这是出什么事儿了?